84 views
首页 > 杂项 > 闲爱孤云静爱僧

闲爱孤云静爱僧

20几天前,留下一句“逃离比特海”的微博,然后就基本切断了网络连接,不上微博人人,不登QQ,不看新闻,唯一的网络连接就是偶尔上网收发邮件、听歌,或者浏览下豆瓣看看电影和书。之所以这么做,一部分是想过几天休闲的日子。媒体的主要作用从来都不是传递信息和开化思想,而是控制舆论和使人变得更懒更蠢,网络这个大媒体信息过分充裕,让人不能集中精力,浪费掉很多时间的同时还会加深空虚感,随时随地的想连接上网络看新闻刷微博让我觉得是种病态的行为。不加选择和批判的接受所有的信息,是比较愚蠢的行为,会使人变得更愚蠢。而且微博信息的产生和传递类似传统媒体,而不是基于关系,看着满屏不相关内容的微博,我时常感觉没什么意思。另一个原因是有个高中同学在一个叫好友真相的应用上回答了一条认为我离开了网络能不能活的问题,我要回答别的问题才能看她的答案,我懒得答,就给她留言说我有时间可以试一下告诉她。

断了网,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听好听的、看好看的、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这一段时间,看了很多部以前想看但是没时间看的电影,听了很多以前想听但是没时间听的歌。

熬夜看了两场欧冠,期待宇宙队和圣车在半决赛的对决。历史总是这样的相似,才几年,相同的事情就再次出现。喊了这么多年的“地球保卫战”,他皇、MU差距显而易见,欧冠DNA的米兰也死掉了,真正有机会体面地干掉宇宙队的还是当年的圣车,希望今年的故事能够演出新意,而不是单纯的重复。

经历了论文的查重和修改,完成初稿送交答辩老师审阅,把文章交给师妹,指导她写了篇投了个会议。

研一的时候重装了一次系统,连续工作到第三个年头,而且是Windows,不是Linux…中间遇到过各种小状况,但是秉承程序员”if it works, don’t fix it”的理念,或者说遵循奥卡姆剃刀原则,(其实就是懒),能用就坚决不费事重装,寒假的时候喜获“电器杀手”的称号。直到今年从家回来,打开窗口经常崩溃掉,拆开擦了擦内存条也没用,知道大限已至,只好重装。麻烦的是笔记本光驱坏掉读不了盘,xp用U盘安装又比较麻烦,所幸当年做了备份放到了服务器上,翻出已经坏掉的服务器上的硬盘,找到备份,10分钟还原成三年前开机飞速的样子。其实本来已经基本用不到自己的电脑,教研室一台Windows的桌面,一台Linux的服务器,寝室远程连过去操作甚至都不用过去,偶尔去趟教研室,师弟师妹都要说师兄好久不见。文件改后放到ftp里来回同步,当然更好的做法是用rsync,更省时省力,但是研一还不知道这个东西,现在用dropbox来同步文件,自己的电脑基本上只要能保证连上网就行了,什么东西都不用装。说到“云计算”,其实按照原理,我早就用了好几年的“云”了。

换了副眼镜。以前那副用了也差不多两年了,从床上掉下两个镜片还都摔了个豁儿出来,但是我一直觉得反而挺能体现Geek气质,不想换。最近发现镜片上有些水印用洗洁精洗上半天都洗不掉,看东西不清楚,就换了一幅。镜框的颜色一直是黑色或者棕色,简单,“男人嘛,就要简单点”,上一副是黑框,这次就换了一副棕色的,由原来的Geek范儿转向商务范儿。

image

跑去九寨沟玩了一趟。景色很美,上善若水,九寨宝蓝色的海子算得上至善之水。一直不停地拍照,直到我的膝盖中了一箭,腿再也弯不下去…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跑去传说中成都最牛苍蝇馆子“明婷饭店”吃了传说中的荷叶酱肉、奇香排骨、脑花豆腐。证实了传说是真的,一盘粉丝莲白都值20块钱。

image

image

image

按照人的本性,应该是趋向于追求产生愉快的东西,但是快乐随时间和频率呈递减趋势。就像顿顿吃肉,体会到的快乐就远不如隔很久吃一次肉带来的感觉强烈。人生来就有死亡本能,“逃”是对原始状态的一种回归。逃离尘世越远,离佛就越近,终得大自在。最近一段的生活感觉很好,看起来不存在离开什么能不能活的问题。现在想想,清心寡欲的出家生活似乎很不错,以后说不定就跑去东京的醍醐寺或者墨染寺当和尚了,每年的这个时候边诵经边看樱花漫天飞舞,心情来了,唱一句“东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遥远…”

anyShare分享到:
分类: 杂项 标签:
  1. 2012年4月20日15:42 | #1

    换主题了啊
    我们电工论文大部分都还没交上去查重,你们好快

    [回复]

    left_uestc 回复:

    @strider, 是啊,这个更简洁点。
    都一样,查完重也是要继续改来改去,非要把这最后几个月给你找点事儿来做

    [回复]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