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2年4月 的存档

微信——一款充满理想主义的牛逼产品

2012年4月19日 7 条评论

微信是一款充满理想主义的牛逼产品。

之所以这么说,是最近试了几款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社交应用。发现一个不一样的地方,除微信外,所有产品在查看附近的人的时候,都提供了筛选性别的功能。网上存在所谓的“一切不以泡妞为目的的社交网络都是耍流氓”的移动社交黑色定律,微信也被人称为“约炮利器”,我在浏览达盖尔的旗帜的时候,偶尔也能看到网友展示用微信取得的战斗成果。我相信微信团队是注意到了这点不同的,也明白部分用户的需求,但是一直更新到3.5版,这样一款用户破亿的产品,都没有提供筛选性别这个简单的的功能。 阅读全文…

分类: 杂项 标签: ,

闲爱孤云静爱僧

2012年4月18日 2 条评论

20几天前,留下一句“逃离比特海”的微博,然后就基本切断了网络连接,不上微博人人,不登QQ,不看新闻,唯一的网络连接就是偶尔上网收发邮件、听歌,或者浏览下豆瓣看看电影和书。之所以这么做,一部分是想过几天休闲的日子。媒体的主要作用从来都不是传递信息和开化思想,而是控制舆论和使人变得更懒更蠢,网络这个大媒体信息过分充裕,让人不能集中精力,浪费掉很多时间的同时还会加深空虚感,随时随地的想连接上网络看新闻刷微博让我觉得是种病态的行为。不加选择和批判的接受所有的信息,是比较愚蠢的行为,会使人变得更愚蠢。而且微博信息的产生和传递类似传统媒体,而不是基于关系,看着满屏不相关内容的微博,我时常感觉没什么意思。另一个原因是有个高中同学在一个叫好友真相的应用上回答了一条认为我离开了网络能不能活的问题,我要回答别的问题才能看她的答案,我懒得答,就给她留言说我有时间可以试一下告诉她。

断了网,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听好听的、看好看的、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阅读全文…

分类: 杂项 标签:

关于英语学习

2012年4月13日 1 条评论

以前读高中的时候,英语老师经常骂我们几个不怎么学习英语的,“现在不在英语上下功夫,你们早晚会有后悔的时候。”

那个时候根本没当成会儿事儿,觉得不耽误考上大学就行。

高中读的是“双语班”,第一学期的时候,学校还装模作样的发了一套全英文版的教材,要求老师上课也用英文讲,讲了一个学期大家普遍反映听不懂,于是又改回用中文讲了…当时一节大课一般分成两个40分钟的小节,为了配合小班教学,“双语班”特意配了两个英语老师再加一个专门练习口语和听力的外教,教室旁边特意空出来一间“中间教室”,平时都没人去上课,只有“双语班”上英语的时候,一个大班分成两个小班,一个班讲语法和习题,一个班讲教材和新概念,上完一小节再互相交换。因为大家都是随意的去听上下两节课,老师从来不查人数,所以很容易翘掉…其实翘掉两节课也没什么耍的,最多跑操场上跟上体育的踢踢球,大多数时候一个人翘课也就买点吃的校园里闲逛,两个人翘就一起吹吹牛逼什么的。讲语法和习题那个老师是另外一个“双语班”的班主任,可能是我们不怎么喜欢学习英语他就觉得这意味着我们不怎么喜欢他或者别的什么类似的想法,于是他也不怎么喜欢我们,他喜欢那几个英语一直都比较出色的妹子。这个老师口语巨烂,讲题的时候最喜欢的风格是,“这道题有选A的,有选B的,正确答案是C!”,而且是咬牙切齿那种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另外一个老师是个愤青,就是他告诉我们中文作家高行健凭借中文作品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奖,当然,他没有忘记同时告诉我们,“有机会要多看CNN,BBC这样的新闻,一是国内的媒体没有价值观都在乱写,二是你们可以练练纯正的英文”。他给我们班上课应该比较郁闷,因为大家都不怎么听教材和新概念,所以都不怎么吊他,相比起来,大家更关心他和那个美女外教的一些绯闻什么的,反正我是没有具体见过,只听她们说“有一次他和那个外教独居一室,然后把他老婆都引来了”什么什么的…常见的情况是他在上面问一句话,不管会还是不会,下面都是一片沉默,该干啥还是干啥,这个时候他见大家不甩他,就会生气,就会开始用左手板书,记得有一次,我一开始低头在看书,抬起头来看他写的字歪歪扭扭的就忍不住偷笑,同桌问我乐什么,我就给她说,“zdj生气了,他是左撇子,但是平时板书都还是用右手,我们不吊他他就会用左手写,写出来的就很丑,基本每次都这样”,我同桌就说,“他好可爱啊”,… 阅读全文…

分类: 杂项 标签: ,

无题

2012年4月7日 10 条评论

昨天跟一个朋友闲聊,女的,说到冯唐,她说看不懂,我说那你还在那装。
记得柴静给《不二》写书评的时候,也说到有点不太明白冯唐想写什么。
如果以“黄书”来定性,其实不需要去探究作者的意图,按照我初中同桌的说法,“……”、“啊”、“嗯”所占篇幅越大,那本黄书就越成功,最好看的就是那种随手翻开满页都是省略号的书。
《不二》的主题是意淫。
“人到中年,啥都有了,但是干不动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干不了还老想干,因为老忘不了干那事的快乐和舒坦。有了名利之后,身边的诱惑也多,同时增加了一份抵御诱惑同荷尔蒙抗争的压力。冯唐写这个书就是想告诉那些中年人,干不动不要怕,想干又怕影响自己的名声和地位也不要怕,靠意淫就行,同时告诉年轻人,趁干的动有B就赶紧干,这是一种修行,修行是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现在基础不打好,以后意淫没素材,意淫是大高深的修行,学会了意淫就能得大自在。”
我是这么理解和解释的。
冯唐自己也说过,“希望在此次写作过程中,能自我治疗过早到来的中年危机和抑郁症。”
听完我的解释,朋友问,“你说他是不是妇科学多了,就只能想起这种比喻”,我说,“我估计是他现在得靠药才能硬得起来了…”
书中想传递的东西其实开篇就已表明。
一开始尼姑玄机来诱惑弘忍,第一句话就是“你想看我的裸体吗?”,然后作者花了很大的功夫描写“风、雨、鸟、花、呼吸、水汽、鼻翼、汗滴、发根、皮肤、粘液”这些供人联想意淫而非具体行动的内容,最后玄机以为自己赢了要下山的时候,说了一句“被抓住、被创造、被控制、被粉碎、被毁灭,然后成为一个平凡的人”,弘忍则说了一句“你袈裟的衣角托着地了,被弄脏了”,然后玄机回头,低头,侧目,弘忍转身入山门,解开僧袍,喷射到树干上。最后赢的是老和尚弘忍。
《不二》是冯唐子不语三部曲的第一部,之前看到有评论说这是一部适合女性看的意淫小说,按照部分读者反应来看,这个评论显然不恰当,女性读者大概更追求形而上的东西,“穿越”、“灰姑娘的故事”或者“你只是在那里云淡风轻的浅笑,我就不顾一切的奔向你”这样的情节更符合她们的意淫需求…既然这样,关于三部曲是一部女人看的意淫小说、一部男人看的意淫小说、一部男人女人一起看的意淫小说的推断就不太有成立的可能性。

分类: 读书 标签: , ,

互联网公司为什么要推出自己的智能手机

2012年4月3日 没有评论

随着盛大手机的登场,国内的几大互联网公司全部开始涉水移动终端这个领域。与此同时,一些通信设备厂商也开始在终端业务上发力,推出的一系列高端智能手机频频吸引着媒体和消费者的眼球。去年至今,小米造成的影响力可能在某种程度起到了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是互联网公司对于移动终端的兴趣和投入远在这之前就已经开始。很多人不明白,这些互联网公司为什么要像一些通信设备厂商一样,开始自己做移动终端,并且往往以低到几乎是噱头的姿态现身这个市场。

在移动平台上大家是更习惯用 web 访问应用还是用 app ?这是我差不多一年前在知乎上的一个提问。当时提出这个问题是基于这样的思考,首先所谓的“移动互联网”并不是对现有互联网的一种替代,可以说它是某种形式上的延伸或者扩展,或者更直接点,不过就是互联网的一种新的接入方式,那不管以怎样的方式接入,互联网本身所承载的内容是一定的,W3C也正是为了使不同的接入平台能呈献给用户无差异的内容而存在,互联网本身并不会因为多了“移动互联网”这个概念性的产物就发生本质的变化。既然这样那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认定“移动互联网”将会是一个有着巨大回报的市场?仅仅是因为数倍于桌面的接入设备和无时不可的接入时间?移动互联网相比桌面互联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以创造出新的盈利模式?当时注意到移动互联网同桌面互联网最大的区别,就是对应用访问方式的不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