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views
首页 > 杂项 > 想家

想家

第一次,刚离开没多久就开始想家。

离开前的几天,跟一个好朋友说,快走了有点难过呢,她是个女的,说前几年她给我说过一样的话,还被我鄙视了,我说是吗,都记不得了。

以前回家,总是享受睡到自然醒的快乐,熬夜,早上到快吃午饭的点再起床。今年回家,妈妈照例给我买了一堆吃的,说我熬夜晚上要饿,还把我当成小孩儿一样非逼着我吃,我说这些我都不喜欢吃,再说这么大了什么东西没吃过啊,想吃就自己买来吃了,不让她再给我买。妈妈说看你一直都这么瘦,虽然吃过但是回家不给你买就总感觉没让你吃一样…于是,这段在家的时间里,不管头天晚上有什么样的事情搞到多晚睡觉,都挣扎着在八点前起床,跟家人一起吃个早饭。

有一次经过老城,我爸突然问我,要不要到以前住的地方看一看,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有这个想法,可能是觉得我以后在家的时间更少了,小时候生长的地方再不看看,以后说不定就再也找不到了。又忽然想起来以前家里人说过的,更小的时候搬过一次家,那时候我才两三岁,每次路过原来的房子都要喊着回家。我爸是个有点恋旧的人,记得刚搬过来的时候,经常吃过晚饭就问我妈今天还走不走,然后两个人就回原来的地方住了,第二天再回来。大概他觉得我跟他有点像吧,所以才这么问。我想了想,最后说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不用去了吧。

小时候住在一个家属院里,很大,六七岁的时候我们都是在院子里学的骑自行车,最早的时候还有很多空地,每家都会自己种点黄瓜茄子西红柿什么的。逮蚂蚱摸肚了龟儿好像是童年里最有意思的事情,抓到那种青色的蚂蚱,就比谁的个头大谁的蹦的远,夏天的时候吃过晚饭,边散步边找树上的肚了龟儿,大部分时候都只找得到蜕掉的壳,下过雨最好,看到地面上有个绿豆大的小洞,就知道是肚了龟儿想往外爬了,在洞口扣两下手指伸进去就抓得到一个。自己家是个小院子,妈妈喜欢养花,记忆里只剩下院子里的月季和几盆吊兰,其他的都记不清楚名字了。自己院里还曾经种过葫芦和一株葡萄树,我总是在葫芦长到差不多大的时候,挑一个长得最好的,揪下来放几天,青皮儿慢慢变成黄皮儿,然后拿在手里把玩,葡萄架本来不高,但是那时候想吃还是要搬个凳子或者跳起来才能够得到,有时候站在葡萄架底下,看到夏天耀眼的阳光,滑过叶子,也会变得柔软。七八岁的时候就喜欢看漫画,经常晚上跑到一个比我大三四岁的邻居哥哥家里玩,因为他家漫画多,看了一晚上漫画玩到快十点的时候就回家,要走几十米的路,我怕黑,他就在他家门口打了手电给我照路,我一路跑回家里。

现在再想,其实搬出来的时候,那个院子已经住了太多人,显得很拥挤了,再也找不到大的感觉。邻居哥哥前几年就结了婚,孩子也有了,有时候碰到见了面,也只能客气的寒暄几句,好像再也找不到什么共同的话题。有时候,越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话反而越多,就像聚会,看到小时候玩得很好的同学,总想说些什么,同时又觉得他们都有些陌生了,自己又不想在陌生人面前显得太沉闷,但是确实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嘴虽然不停,其实没有一句是想说的话,心里一阵厌烦。反倒是在很熟的人面前,话好像越来越少,聊到兴起,整晚都停不住,但是大部分时候我没什么话说,也不会觉得尴尬。决定不去看,其实只是想把过去留在过去吧,时间能让记忆中美好的东西越来越美好,真正去看了,反而不会觉得更开心。

在成都呆了七年,我以为已经习惯了这边的生活,反而家里那边很多习惯不太接受的了。家里那边习惯每次说晚上吃什么,就是在说喝什么汤,大米粥、小米粥、面条、面汤,好像只有在吃完馒头吃完菜之后再喝点什么才叫吃饭,而我总是不关心喝什么,只是要问一句吃什么菜,感觉说吃饭就等同于吃什么菜。家里这边不怎么吃辣,放盐就放的重些,每次吃饭的时候问我饭菜做的咋样,我都边吃边低声说一句“咸了”,我妈我爸就要再尝一尝,说一点也不咸啊,刚好,我就只好继续低头吃饭。一份还保留的习惯就是还是更喜欢吃家里的香肠,南方的香肠是红白的,而家里这边的香肠是黑白的,黑是因为放了酱油,瘦肉就变成黑的了,南方的香肠吃起来没有味道,家里那边因为放了酱油,有咸味,越嚼越香。记得本科的时候有次从家里带了香肠来给南方同学吃,他们第一次看到这种黑的,以为是肉的问题,不敢吃,我告诉他们是酱油染黑的才敢吃,吃了一口以后发现味道很好,几下就给我分光了。昨天同学回来带来了这边的香肠,说要煮一煮才能吃,我说香肠不都是生肉灌好,煮完晾起想吃的时候直接切了就吃么,另外一个同学说那是北方的香肠,天气冷煮好晾起来不会坏掉,这边都是现吃现煮。香肠煮好之后一阵肉香,但是我的舌尖突然怀念起那股加了酱油有咸味越嚼越香的味道。那是家的味道。

anyShare分享到:
分类: 杂项 标签:
  1. 2012年2月20日16:38 | #1

    这么煽情…

    [回复]

    left_uestc 回复:

    人在成都,湿不由己…
    每次洗完袜子,放了三四天摸摸还是没干,就会一阵厌恶,觉得成都其实也是个很操蛋的地方,没什么好的…就跟两个人相处的久了一样,虽然很多缺点都能习惯,但是情绪还是会偶尔烦躁一下。其实我们家那边也有点操蛋,大冬天根本就不想出去,偶尔刮个风还会吃一嘴的土

    [回复]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